当前位置:太阳gg > 影视栏目 > 粗制滥造的伪社会分析片,史蒂芬金的猫

粗制滥造的伪社会分析片,史蒂芬金的猫

文章作者:影视栏目 上传时间:2019-10-14

最近被几部爱情片弄的又伤感又文艺,以至于好久没临幸过我心爱的恐怖电影,有个传统且错误的观念是看恐怖片的人大多是为了寻求刺激,其实在我看来,热爱恐怖片的人们一般非常朝气,就像我一样,主要目的是为了节制一下自己的内心之中泛滥的惆怅和忧郁。于是昨天夜里,在我和楼上美女所共同钟爱的恐怖大师史蒂芬金的蛊惑下,又一次品尝了美国人无处不在的末世情怀。
记得在一篇《我是传奇》的评论里的一句话很有味道:美国人总以为世界快完了,中国人却觉得皇帝还没死。和中国人喜欢阿哥格格们的宫廷肥皂剧和一些严肃的历史题材不同,美国人总是觉得自己生活的太安逸,得来几场《圣经》创世纪里的大灾难给振奋一下精神,调节一下情绪。于是什么畸形怪兽,外星人侵略,病毒僵尸,自然灾害都以炫乎其炫的CG效果和模型道具在电影院里毁天灭地,蓝皮的超人和功能各异的英雄们还可以借职业之便泡泡美女。
《我是传奇》里二郎神和啸天犬行走在空无一人的世界里,没有女人和母狗,无聊的独角戏让他们的确成了传奇。而《迷雾》整体来说没有那么安静,戏剧冲突明显,情节跌宕起伏,有些镜头对小朋友们来说还有些血腥有些暴力。讲的是大约一个加强排的小镇居民被离奇的大雾和妖魔鬼怪们困到了一家超市,在绝望的氛围里苦苦求生的故事。
一群人在封闭空间里挣扎和冲突,似乎一向是社会心理学家很好的分析蓝本。导演在采访时说,最可怕的,不是怪物,而是人心。人们不是互相帮助,就是彼此毁灭,这才是《迷雾》希望表现的东西。就这个主题,北野武出演的《大逃杀》中看似变态的情节,实际上也是想讲述这个道理。
看片子的时候,我想起了量子物理学上的那个著名假设:薛定谔的猫。讲的是无法靠主观经验来判断一只在有放射性原子衰变的盒子里的猫的死活,从而定义迭加态的问题。
太阳gg,温和的律师变得粗暴无礼,虔诚的教徒流言惑众。往往我们在正常的状况下都无法真正看透的人性,却在特殊的“试验”里暴露无疑。我想说人性就像盒子里那只半死半活的猫一样,事实上每个人都具有善恶,都具有坚强或者软弱的一面,真善美和假恶丑在人的身上混合藏匿。那个超市无疑是史蒂芬金用来做试验的盒子,人的邪恶与善良,宽容与信任如原子一般的在那个小盒子里碰撞,而那种极端情况下暴露出的那些人性的阴暗似乎又成了萨特“他人即地狱”的论据,比如没有一个人肯送要照看孩子的女人回家,大部分人不愿意为烧伤者冒险去药店取药。
传说史蒂芬金向来喜欢自己编剧以及对其他编剧指手画脚,行为有点帝国主义,于是影片里不可避免的渗入了他本人的主观感情。所以片中最后的结局让个人英雄主义的主人公处在一个很尴尬的状态,不像肖申克监狱外那样的让人畅快的磅礴大雨。这让大家都有些意外,觉得他努力了大半天,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说不准还要在悲伤中度过余生。所谓命运叵测,造化弄人,大概也就是这样吧。看了那个黑色的结局,在惊讶之余你也许会嚎,为什么大雾不早一点点散去,为什么军队不早一点点开过来,其实史蒂芬金只是想要个悲剧效果来保持影片整体的绝望气质而已,这是自然的,也没有什么太高深的含义,更没有什么故作深刻的用意。而且在那种情况下,每个人都希望有一颗子弹能留给自己。我觉得就史蒂芬金的一向风格来说,他没有让那些超市幸存的人,在军用汽车上含着棒棒糖向主人公微笑致意就已经很有人性很温暖了,觉得不爽的大可以像我一样,自己意淫一个他们后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结局。
但就像最后和主人公一起逃出来的坐在车后的那个老头叹着气说的:“毕竟我们努力了”。
是的,他们努力了。所以小越野车内的四声枪响之后,即使车上除主人公外的所有的人死了,可人性中的至善和拼搏精神却依旧活了下来。
至于那些什么超市中临时的社会结构中所隐喻的宗教与科学,原罪与救赎,民主与暴政,文明与野蛮等诸多可供学术思想男们死磕扯淡以及抒发人文关怀的主题,那不是作为一个IT工作者的我发发功就可以做到的,同情人类,悲天悯人不是我的工作——我只是观众,不是观音。

我看过很多西方社会学,心理学者的演讲,他们在论证一个观点时,必须尽一切努力回避实验者本人的先入为主的观点,潜意识主导实验的结果,尽一切可能让实验在一个不受影响的真实环境下进行。只有反复进行这类的实验,这些学者才敢小心翼翼的发表自己的观点。而在这部片子里,我看到的是一个打着实验的幌子,却急切想把自己不成熟的观点强加于人的学者。我实在难以想象《迷雾》竟和《肖申克救赎》是一个导演——弗兰克·德拉邦特的作品。

达拉邦特对人群的自私和分裂深恶痛绝,不惜让他们两败俱伤,从而得出训诫。但是阴暗的人性如何才能找到救赎之路?达拉邦特含混其辞,只是在结尾摆出了那个一开始就甘于牺牲的女人,他的获救或许可以说明,战胜危险的武器就是放弃自己的恐惧,放弃自私。这也太玄了,简直就是刻意,就是黔驴技穷,那个女人与其说是因为无私而得救,但不如说是侥幸逃生,没有任何必然性,我们怎么可能把生存的希望建立在一种毫无保证的尝试之下呢,说来说去,又陷入史蒂芬•金作品一贯的庸俗神秘主义的圈套。

从男主人公和其他人关于能否开门发生的第一次争执,我就预感到这不是一部悬疑恐怖片,这很可能又是一篇只以为是的学者纸上谈兵的说教文。当男主人公和自己当律师的邻居又发生争执时,我笑了,TM的果然是一部指手画脚的说教片。 借用一件事来让人在极端环境下将平日里压抑掩藏的冲突,迷茫,猜疑放大,并观察研究本没有错,但是作者在这部片子里运用的也太明显,太粗糙了吧。每一个人,普通工人,律师,宗教狂热者的表现过于刻意了,仿佛作者迫不及待希望他们把这些话,这些观点早早的,清晰明了的表达出来,却忽略了环境背景。这倒有点像低劣的摄影技术——把两张不同环境的照片中前景主要人物和背景画面生硬的合在一起,试图用这种便捷的方式得到一张精美的照片,却忽略了前景人物身上的光线,色调和环境背景的光源显得格格不入。

但精英最后出走是否势在必然?否!因为除了出走这一行为,精英们缺少实际的目的,逃向哪里?自己心里也没有答案,但是他们为什么要急于逃走?因为他们对低等人群的恐惧超过了共同的恐惧,精英主义思想催促了决裂的产生。但孤立的精英集团并未得以求生,因为除了优越感,他们对危险的恐惧和所谓的低等人群是一样的,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被困在更小的利益空间,最终选择自戕。

本文由太阳gg发布于影视栏目,转载请注明出处:粗制滥造的伪社会分析片,史蒂芬金的猫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