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太阳gg > 影视栏目 > 透视人性,迷雾是商业和艺术兼得的好片

透视人性,迷雾是商业和艺术兼得的好片

文章作者:影视栏目 上传时间:2019-10-14

    这个概念非常简单:人类被困于有限的空间内,没有充足的设备去帮助他们,需要多少时间他们也不清楚。在了解外面的敌人的同时,更重要的是要战胜人类自身的信仰和人性。电影借鉴了希区柯克《群鸟》和约翰.卡彭特《雾》(影片开头男主角在家里作画墙上就挂着一副卡彭特电影《突变第三型》的海报)的恐怖惊悚类型片的外壳还深刻阐述编导所要表达的更深一层的内容。

  我们也终于看清了作者的意图:他并不想评判面对恐惧人们什么样的反应才是合理的,而是告诉你:恐惧、逃避,抗争——你无论如何选择,结果都会被偶然性所左右。

斯蒂芬金作品表象并不复杂,但提炼恐惧心理的出色能力为他的作品刻上了标签。导演达拉邦特显然很喜欢这些具备恐怖意味的通俗故事。从一战名天下的《肖申克救赎》到现在的《迷雾》,斯蒂芬金恐怖小说赋予了达拉邦特无尽灵感。
    可是,如《肖申克救赎》这样的现实主义作品在恐怖大师那里并不多见,灵异鬼怪出没的恐怖头牌才是商标。难怪很多人一直坚信《迷雾》应该是一部常见的怪物电影,理应充斥大量的恐怖元素。而这种希望,达拉邦特只用了15分钟就颠覆了。
    达拉邦特电影一直在丰富斯蒂芬金的通俗性,使一部司空见惯的恐怖故事变成了高度人性化的集合,前作《绿里》就是典范。达拉邦特借着作品中的人性原罪之恐惧感揭露了人性中的种种。《迷雾》这部B级水准的类型片在达拉邦特手里变成了人性劣根汇总的努力诠释。
 
    影片环境设置为超级市场,这个汇集大众的场合也是人性聚集的地方。一场迷雾让人丧失观察能力,其中蕴藏的恐怖让人深处绝境。在孤绝恐惧中人类丧失基本保障,从全副武装到不着一物,人心也从文明状态倒退回原始形态。
    在超市这个既封闭又开放的场所中,面对高密度的死亡概率,人会怎样反映?基于生存需求本能的抵抗力和潜力如何发挥。换言之,你眼看自己马上就要死掉,你会做出怎样的行为?在《迷雾》这里,肯定没有英雄、没有救世主,甚至没有任何机会。
    凡人日常肯定受到主流思想的正面教育,相信人类可以渡过难关,应该相信乐观,相信人定胜天。而对于看此类电影很多的大众来说,即使笃定现实主义意境,终究还是会寻找一条形式主义的出路。换言之,在必要的牺牲和证明之后,人类总会存活。然而,《迷雾》要告诉我们的是人性天生存在着的那些劣根,那不可回避的盲目性。
    从角色们发现异常到最终的震慑性结局,观者可以看到诸多存活在身边的普遍现象。这些现象在日常中往往被忽略省略,只有面临绝境中会突然变本加厉,爆发魔鬼的真实面目。一部电影,纠集了这么多的负面人性典型,就如同一面照妖镜,可以规整的面对这些有必要了解和关注的心灵魔鬼。
    在看似简单的情节中,达拉邦特对粗鄙性情、宗教信仰、群体生活、从众心态以及英雄主义都做出了精彩诠释。这些颇具力度的针砭贝达尔文物种起源“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残酷法则包装起来,如同一枚炸弹,让入味之人目瞪口呆。
 
    远古蒙昧时期的人类整天存活在躲避天灾抗拒死亡的生计中,呼风唤雨的幻想着臆造自己的神,而躯体依然不得不面对强大的疾病和灾祸。如此这般,最后依然活着并让大脑发育到现在模样,显然是战胜环境而实现进步的。
    影片中的群体面对的危机实质让这些人彻底回复人类蒙昧的原始时期。面对嗜血的巨大怪兽,片中人物等同于原始人。这些在高度文明中安全感极强的人一下子被最原始的恐惧感和绝望感掌控并击溃,只能凭借本能追随求生的欲望抗争现实。而这些人,一生所受的教育和经验让他们必须要做些什么。
 
    首先死去的是个年轻人,富余热情和冒险精神,情绪激动如探险。他很简单的被干掉了,从他的眼神中可以了解,从跃跃欲试的勇敢到死亡前的绝望恐惧,年轻幼稚是个法宝但有时也是最容易获取灭亡的资源。
    世界上总有大量粗鄙之人,匮乏足够的知识,在有限眼界中凭借经验生存,片中的电工就属此范畴。地头蛇的穷凶极恶背后却有着游街老鼠的胆量和气度。在眼见为实之后,俯首称臣的速度最快最开明。这样的人可以迅速附庸在权威面前,只求自己可以安稳生存。
    有人天生丑陋缺陷。在太平时刻,他是被嘲讽被冷落的弱势群体。在危机时期,他们却可能成为面对危机的智者,凭借常年被迫磨练的心境和行动达到让人惊诧的能量爆发。世界总是这样,面对危难的时候,那些漂亮的高傲的不可一世的人总是消失得最快。
    但这些人并不足以成器,他们属于顺应权威的个体。而真正的权威又是谁呢?在达拉邦特心中,宗教和英雄主义这两个生产传统权威的体系才是真正可能引导大众行为的。
 
    西方世界多数为宗教国家,因而宗教的作用显而易见。作为信仰的一种,宗教的根源其实还是出于蒙昧时期的人类对于大自然的深深恐惧。到了现代,宗教作为一种强大而全面的精神信念目的还是引人走上善途。信奉遵循宗教原则,是信徒们的必须。
    然而,这个必须对于内心阴暗之人能够带来什么。道理很简单,即使无比强大的神力也无法让私欲之人归附良性人性。片中的神婆起初貌似不堪一击的弱者,离群索居,沉溺在宗教思想的逻辑中聊以自慰。极度自卑之人总会朝着两种方向前行,一种悲情到自杀,一种虚妄到疯狂。
    迷雾中让人绝望的怪物为神婆创造了机会。因为,她看到日常中强大让她压抑的同类们同样惊恐慌乱。这个在内心仇视人类的家伙终于得到了正名的机会,进而疯狂的成为了上帝的使者,人类的救世主,魔鬼的同类。更可悲可怕的是,更多的怯懦肤浅之人绝望之后看到的是一个壳子,一个可以躲避现实聊以自慰的壳子。于是,神婆和她的团队不仅壮大,且都偏向成为魔鬼的同党。说到底,人类由自恋以及从绝望引申出来的恶大致如此。
    达拉邦特很强大,虚拟了一个人如何从蝼蚁变成天使的过程。这个过程让我们看见了人类内心必然存在却被粉饰太平的某些黑暗。这种黑暗并不只是电影故事,而是真的心惊肉跳的现实。
 
    英雄形象是一种心理暗示,用以满足人们身心的自我实现。对于文明社会来说,英雄是应该出现的一种标准。成为英雄,可能性极小,但不妨碍成为一种心理暗示。个体对于英雄,尤其是形式上的英雄概念,有一种潜移默化的自我模仿。崇拜英雄,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和必须。
    《迷雾》中,画家作为危难时刻的领头人,饰演的就是英雄形象。这个依靠濒临绝迹的手绘电影海报谋生的艺术家很草根,很谦和,很低调。在面对危险的时刻,才显示出不同于他人的能量和智慧。面对外忧内患,面对人兽险恶,他更像一个具备完整人格的人。在危难时期,这就是英雄应具备的模样。而最终结局却彻底不是这样。
     面对迷雾中的绝境,当人们断定出现的结局被彻底颠覆时,达拉邦特为观者展现了世界的另一种状态,一种于情于理值得相信的冷酷认知。起初,英雄尴尬的拒绝了一位母亲声泪俱下的建议:走出超市回家找孩子。这个信号并不是好兆头,不是英雄所为,与日常的神婆一样,有一种怯懦感存在。在最终结局里,放弃了求生欲以及他最为震撼最为荒唐的处理行为更证明这一点。
     人类内心的怯懦无所不在,不仅存活在无知人的心里,同样存活在精英的身上。因为这种惰性与恐惧并存的现象,英雄的壮举是放弃对生的追求。而这种怯懦的生成,完全是社会所赐。一个本身具备优秀品质的男人,终究还是跌倒在长期的生活认知中。他的行为也许是合理的,但面对的现实却证明是可悲的。现实世界中,让人后悔的事情往往都在于尊重眼见为实的现实和缺乏足够的坚持。
    达拉邦特很强大,创造了一个英雄无用的现实世界与妖魔鬼怪交融,为的就是这次震慑。即使是有所经历之人,也不得不低头于这种结局的冰冷无情。而这种结局,不仅关乎人性弱点,更多的则是让人相信,这样的事情是完全可能发生的,而且概率很大。这是人性绝望和可悲之处,却永远存在。
 
    当“英雄”面对那个返家母亲身心崩溃,达拉邦特用这次特立独行的观察,循环了人性弱点之怯懦的共性。即使侏儒店员让人喝彩的射杀嚣张的巫婆,随后却被怪物吞噬;还是明确提示那个母亲为孩子走入危机是真的伟大,可以存活,观者只能在达拉邦特设计的现实中感到残酷和郁闷。然而,在这个只能刺激具备一定生活阅历的人的影片中,起码彻底清楚的描述了人性弱点中的怯懦本性和它的危害。

    故事以一场阴霾大雾开头,雾气有着可怕的袭人力量,所以它把一小部分人困在了一家超市里。借此来展开故事,随着雾中的真相的揭露……

  愤怒是人最常见的应激反应,面对突如其来的威胁,愤怒可以激发人巨大的潜能(看看绿巨人变身!),攻击敌人或保护自己。愤怒的力量甚至能压制恐惧,让人敢于去挑战任何威胁——这也是愤怒最致命的问题:失去冷静的思考,必然无法理智地判断出敌我的力量对比,贸然出击是大获全胜还是以卵击石,完全是靠碰运气。所以真勇敢不是被激怒后的勇敢,而是冷静地分析了局势之后依然敢于挑战强敌的英勇。

迷雾(雾地异煞) The Mist (2007)
编/导: 弗兰克·德拉邦特 Frank Darabont
演 员: 托马斯.简 Thomas Jane
        马西娅.盖伊.哈登 Marcia Gay Harden
        艾莉克莎.黛沃洛斯 Alexa Davalos

太阳gg,  幸好,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挺身而出,把陷入癫狂煽动群众进行杀戮的神婆领袖一枪爆头,才总算化解了一场人为的惨剧,否则,在外面的怪物发起袭击之前,恐怕超市里面人已经自相残杀的差不多了。

    这个结局的确很悲凉,他们是坚持到了最后的一撮人,然而却没能做到最后的坚持。可能在死亡面前,坚强的人类也会变得脆弱,此时的他们才发现死亡是如此的恐惧。与其继续这样苟且的担惊受怕的活着,不如早死早脱生,也死得痛快。他在最后一刻没能继续相信自己,而要将自己交给上帝。至于那个被成功被解救活下来的母亲,可能就是凭借着这份爱和最后的坚持才能和孩子都存货了下来。我想这是编导弗兰克.德拉邦特所要表达的信仰观。

  小时候参加过游泳队,虽然水性很好,但最让我头皮发麻的就是到一个陌生的水库或湖里游泳,总觉得平静的水面之下会有怪物或暗流。虽然恐惧的来源有很多种,但能导致绝望的恐惧往往是来自对于未知的无法掌控。再可怖的事物,一旦你知道了它的底线:无非是痛苦和死亡,恐惧感就能被极限,不容易超出人可承受的范围。而对即将到来的未知折磨的想象:才最容易让人崩溃。

    之前听很多朋友说该片结局不妙,不过我喜欢这个悲剧色彩的结局,这让影片成了一部不同与其他意义上的恐怖片。男主角带着其余四人包括他儿子逃离了超市,希望能开着汽车慢慢走出迷雾或者直到汽油燃尽。在汽油然今后他们也没能走出迷雾,在这座死城里他们看到的只是各种各样的凶残怪兽。此时他们充满了绝望,面对这些生物他们无能为力,男主角亲手用枪膛里仅有的四颗子弹杀死了身边的四位幸存者包括自己的儿子,最后他选择出去让生物吞噬。然而这时救援部队及时赶来,消灭了生物。他看到那些被拯救的孩子和当初那个执意要离开超市救自己孩子的母亲时,他嚎啕大喊……

  怪物本身并不重要,面对怪物带来的恐惧,个人的反应和人群的分化才是影片想要探讨的主题。可惜电影不像小说,可以把怪物的形象塑造交给读者的想象力,电影里对于怪物触角的具象刻画属于败笔之一,让人感觉除了有点恶心,并不是十分可怖,反而削弱了之前被迷雾重重包裹着的恐怖氛围。  

    把史蒂芬.金小说形而上学的编导弗兰克.德拉邦特继《肖申克的救赎》、《绿色奇迹》之后又为我们奉献了一部佳片。

  英勇的男主角终于在这个时刻崩溃了:想到之前那些人死去的惨状,还有对儿子的承诺:无论如何不会让怪物抓走他。他作出了唯一一个能保持尊严的选择:开枪自杀。可是命运开了个小小的玩笑:车里5个人只有4颗子弹。于是他勇敢地把面对怪物的恐惧留给自己,开枪射杀了包括儿子在内的其他四人,然后下车等死……这回命运的玩笑开大了:迷雾渐渐散去,迎来的不是怪物,而是人类搜救的军队。

    表面涉及雾和雾中的神秘生物,而电影大部分所涉及的是这场天灾人祸所诱发的信仰危机及信仰背后所衍生出来的人类天性的泯灭,这些东西远比那些真实的异次元生物更为可怕。就在这种无政府状态的维持下,通过目睹了几起生物杀人事件后,越来越多的人丧失了他们表面的学识和文明,而开始听信于一个明显神经质的疯女人凯瑟琳的宗教末世谬论。从而超市里的人被分成了两部分,一波是皈依凯瑟琳的信仰上帝者,一波是以男主角为代表的信自己派——由托马斯.简扮演的男主角一直在通过自己的方式来找出真正可以解决问题之道。

  被困在超市里的人群,从一开始就陷入了巨大的恐慌,因为他们忽然发现原本以为是普通的自然灾害变成了未知的灾难:军车,警报,严阵以待的军队制造了悬疑的气氛,而一场大雾迅速掩盖了外面的世界,答案无从知晓,恐怖从未知的迷雾中渗透进来……受伤的人惊恐的诉说,不远处的惨叫都只是恐惧的冰山一角。

本文由太阳gg发布于影视栏目,转载请注明出处:透视人性,迷雾是商业和艺术兼得的好片

关键词: